这家 A 股最赚钱的公司 要再融资 1000 亿
作者:k彩    发布于:2018-09-05 10:10:30    文字:【】【】【
摘要:日前,工商银行一纸公告引发市场震动:工行称拟通过发行优先股募资不超过人民币 1000 亿,所募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工行资本充足率各项指标均处于 " 安全区 "。8 月末,工行
日前,工商银行一纸公告引发市场震动:工行称拟通过发行优先股募资不超过人民币 1000 亿,所募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工行资本充足率各项指标均处于 " 安全区 "。8 月末,工行中报显示,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2.33%,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2.81%,资本充足率为 14.73%,均远高于资本监管最低要求。 那么既然工行手里有钱,为何此番要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融资? 记者注意到,工行在这番动作并非孤例,近两年来,多数银行都在补充资本,折射出行业整体的动态。 工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远超监管指标 上半年,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2.33%,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2.81%,资本充足率为 14.73%,远高于资本监管最低要求,不过较上年末各自均有所下降,上年末各项对应分别为 12.77%、13.27%、15.14%。 从四大行来看,截至 6 月末,建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3.08%,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3.68%,资本充足率为 15.64%;农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1.19%,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1.79%,资本充足率为 14.77%;中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0.99%,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11.82%,资本充足率为 13.78%。可见目前工行资本充足水平在四大行中仅次于建行。 再从全行业来看,Choice 数据显示,上半年,在 26 家 A 股上市银行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排名前 10 位的分别是:江阴银行(13.61%)、建设银行(13.08%)、工商银行(12.33%)、张家港行(11.76%)、招商银行(11.61%)、农业银行(11.19%)、吴江银行(11.09%)、中国银行(10.99%)、成都银行(10.71%)、无锡银行(10.64%)。可以看到前 10 名中,国有 4 大行悉数现身,其中工商银行在全行业排名中位列第三。 对于资本充足率各项指标的监管,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有不同的照监管要求。 截至 2018 年底,非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 7.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 8.5%、资本充足率不低于 10.5%;作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 9%、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 10% 和资本充足率不低于 12% 的最低监管标准。 除了四大行应满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监管指标,设置更高的资本充足率监管红线外,国内其余银行均以 7.5% 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5% 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 10.5% 资本充足率为监管标准。 由此来看,以工行为代表的 A 股上市银行资本充足水平目前全部满足监管要求,区别仅在于有的远高于监管底线,有的更接近这一底线。 工行补充资本的 " 内在逻辑 " 在资本充足率水平保持相对充裕的情形下,工行依然选择启动数额庞大的融资,并且在资本补充方式上选择发行优先股而非定增等其他手段,或许自有其内在的逻辑。 首先,工行在其各项资本充足指标水平与监管最低要求之间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目前的水平并不构成直接威胁,但在当前市场竞争中这一点并不占有绝对优势,其在市场上要进一步冲锋陷阵,实现业绩大幅提升,可能因此掣肘。因此,要想稳固自身业内领军者地位,就需要准备充足的 " 弹药 "。 其次,正是目前资本充足水平依然表现良好,所以不必急于从核心一级资本开始补充。总体上,发行境内优先股能够持续满足其最低资本监管要求,提高其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同时,优先股的发行将进一步增厚工行其他一级资本、优化各级资本结构。 再次,境内优先股作为权益工具核算,其发行完成后,不会增加银行负债总额,而筹集的资金将使得银行资产负债率进一步降低,资产负债结构进一步优化。 农行、工行相继补充 " 弹药 " 工行借助外源性融资工具补充资本在四大行中并非首例。今年上半年,农行便启动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行动,计划募资不超过 1000 亿元。不过与工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不同的是,农行补充的是核心一级资本。 今年 7 月,农行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已完成,募集资金总额为 1000 亿元,扣除发行直接相关的发行费用共计 1080 万元,募集资金净额为 999.89 亿元。 资本补充之后,根据农行半年报,农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升至 11.19%、11.79%、14.77%,而去年末上述三项对应分别为 10.63%、11.26%、13.74%。 此外,当国有大行都忙于补充资本时,多数其他银行也不免有同样的需求。 今年 4 月,兴业银行披露,拟通过非公开发行方式向不超过 200 名相应合格投资者发行不超过 3 亿股的境内优先股股份,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300 亿元,补充一级资本。 诸如此类不一枚举,初步统计,26 家 A 股上市银行中多数均有通过再融资补充资本的行为或计划。 近年来各家银行相继发行工具补充资本,外源性融资开展得如火如荼,细究起来,与当下其特定的行业背景密不可分。 目前,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全球主要经济体宏观审慎监管力度普遍加大,对银行资本充足率的监管力度也不断加强。 2013 年 1 月 1 日,原银监会颁布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正式施行。该办法提出了资本充足率监管新标准,规定的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包括最低资本要求、储备资本要求、逆周期资本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资本要求以及第二支柱资本要求。 其中最低资本要求为,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 5%、6% 和 8%,在最低资本要求的基础上计提储备资本,储备资本要求为风险加权资产的 2.5%。 自 2016 年起,中国人民银行推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强调了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是评估体系的核心,资本水平是金融机构增强损失吸收能力的重要途径,资产扩张受资本约束的要求必须坚持。因此,商业银行需要建立长效的资本补充机制和资本约束机制,持续满足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 今年 3 月中旬,原中国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原中国保监会和国家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支持商业银行在强化内源性资本积累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境内外金融市场的互补优势,有效运用境内外市场资源,通过多种渠道稳步扩大资本工具的发行规模。
K彩娱乐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18-2022 K彩娱乐平台
网站地图